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尹建莉 活着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对长篇小说《这方凉水长青苔》的几点观察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2日  来源:  

雨燕的《这方凉水长青苔》是我近期读过的最让我感动的长篇小说之一,它是中国近70年历史的一个缩影。也许这类题材的小说在国内的作家中已经有过尝试,但是这部作品的出现依然让我感到新鲜和有价值。最近与评论家孟繁华谈起长篇小说创作,他认为:近些年宏大叙事正在被一些作家解构和终结,而一些更年轻的作家却用自己的写作提出重建宏大叙事的愿望,难能可贵。我非常赞同他的观点。我有时候在想,我们的当代文学中究竟有多少够得上宏大叙事的长篇小说,其实多数是徒有宏大的架子而无真正的叙事内核,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很多作家大谈解构和终结宏大叙事其实很没有底气。


综观整部作品,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概括小说的主题:性、革命和死亡。性是小说最精彩的组成部分之一,它遍布在小说的每个角落,并且发生在每个人物身上,成为小说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支撑点和内在的逻辑力量。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性是人们逃离现实的一种方式。无论是多么残酷、凶险、无聊的政治斗争和黑暗、冷漠、恶劣的政治环境,都无法消除和压垮人对性、对生命的渴望。性几乎是那个年代唯一的娱乐,是一个人身心的避难所。这也从一个角度证明生命和本能比一切更坚韧更伟大也更长久,即使是那个反面人物———区长耿长风也没有摆脱对性的想象。一个傻女伍小春,就让他暂时丧失了“革命”意志和“解放”(摧毁)庄园的斗志。性又是一种交易工具。伍老汉为了能瓜分到庄园最好的房子绣楼,竟然让自己的傻女儿伍小春向区长耿长风出卖肉体,并以此作为要挟他的筹码。性还是诋毁他人的手段。在村里如果想毁掉谁的名誉,性是最好的说辞,比如村人对柳家少奶奶夏澄荷与曾经是柳家佣人的生旺的偷情的虚构,几乎毁掉了两个人的一生。所以性在小说中是人物塑造和命运发展的一面镜子,无论是真的、善的、美的、假的、丑的还是恶的,都能在其中得到折射和检验。“革命”曾经是一个让所有无产者神往的词汇,可是在小说中它完全失去了意识形态的意义,退化到其最原始的字面含义———杀人和暴力。首先是革命动机的不纯粹,在小说中,革命已经被个人恩怨、家族仇恨、嫉妒以及仇富心理等等占据。比如锦屏庄园的账房先生因为解放后柳家将财产全都捐献给了国家,他没有分到一点财产而心存不甘,怀着个人的怨恨挑起革命;赵毛弟不过是讨厌庄园的主人柳广翰,想自己“当家做主”而无中生有地告密说“书院有金子”,引发了书院大批珍贵图书的焚毁。其次是革命方式的非理性。随意的批斗、羞辱,甚至群殴,使人性完全陷入暴力和残忍的深渊。最后是革命目标和革命主体的荒诞性。小说颇有讽刺意义的是那场由耿长风和杜兴来发起的革命,最终竟然一步步演化成了一个最简单最直接的理由———对庄园金银财宝的寻找和争夺。正是在这种“革命”的驱使下,世界颠倒了,正义与邪恶混淆了,人性遭到史无前例的践踏和沦丧。
死亡是小说另一个主题。小说从开始两个通奸的年轻男女被家法私刑掀下老鹰崖,到故事最后夏澄荷疯了跳下老鹰崖,巧妙地将多个死亡事件串联起来,表达了死的各种不同的含义。这正应了英国评论家迈克尔·伍德在《沉默之子》中所说:“历史是权力和顾盼自雄的野心疆域,是一场无数人等你及要投入,而许多人要到死才能逃离的噩梦。”无庸质疑,女性群像是小说的主角,也是小说的最动人的主体。她们多数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成为那个时代的牺牲品。跳井自杀的沈岫云;被侮辱与利用的傻女伍小春;为了生存而嫁给连衣服都穿不利落的陈三金的柳蝉儿;为了爱情坚守贞操,嫁给服刑的牟天顺,并为了牟家的传宗接代,不惜舍身的柳蝶儿。还有雨寒、翠叶等等。而夏澄荷的遭遇尤其让我心痛。她本是一位城市的知识女性,是柳家的少奶奶。她命中注定是庄园真正的守护者,是庄园从完整到衰败直至毁灭的见证人。一方面,她是以献身和受难的方式拯救身边的亲人。另一方面她又是用自虐的手段来惩罚自己作贱自己,她甚至将自己比做母狗,并在其中寻找一种灵与肉脱离的快感。她深知这是她对先夫,还有一直默默爱她的佣人刘生旺的背叛,超越了自己的道德底线。所以,灵魂可以飞升,而肉体必须受到鞭挞。
读到小说的最后,我深深地感到,几十年悲哀、无序、非理性的历史,人的各种疯狂、暴力和性乱等等,都表明传统的价值观念的泯灭,庄园的焚烧和倒塌恰恰是几千年来中国传统价值体系毁灭的象征。我们当然为此感到惋惜,我们会痛心疾首地怀想过去,甚至将过去美化,就像我们现在有的人对上世纪五十年代、甚至六十年代的怀念和追思一样,可是我们忘记了,或者忽略了历史的创伤。
或许历史的创伤也是我们建立新的价值体系、走向新的世界的一个出发点。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