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尹建莉 三重门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一部具有创新性和挑战性的文本

作者:雷 达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4日  来源:文艺报  

在我的阅读经验中,很少见到像刘元举《城市·大演奏厅》这样用“非虚构”的话语方式表达强烈的个人风格追求的文本,因而这是一个难度很大的、具有创新性或挑战性的文本。这部作品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报告文学,也不能简单归之于大散文的写作,作者调动了十八般武艺,有纪实的陈述,有小说的描绘,也有散文的抒情,更有诗画的意境韵味。作品正是运用这些“多声部”的手段,通过对深圳这座城市的音乐与建筑的描写,创作出了一系列感人的具象群、人物谱,表现出一种从容不迫的自信、张弛有致的节奏、打破文体羁绊的自由。这样的写作颇有冲击力,富有刺激性。

从刘元举的写作经历看,他先是写小说,然后主攻散文和报告文学,也写过评论,又是做编辑出身,故有杂家之特点。多年的磨炼使他具备了虚构与写实的双重功力。读他以前的作品,如《西部生命》和黄河系列,能够感受到一种大气在回荡。现在,他将这种大气融注到一个城市之中,甚至一个城市的音乐生活之中,居然也能纵横捭阖,游刃有余,这跟他多年的积蓄是分不开的。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城市·大演奏厅》正是这样的有准备之作。面对一个城市、特别是一个城市的音乐活动,该如何下笔?这很难写,很容易就事论事,写得很狭促,很小气。然而,这部作品不是这样。开篇从深圳的火车站写起,引出建筑师、钢琴家、钢琴赛事等等,天马行空般的叙述,很是新奇。对一般人而言,都是些很生疏的物事,但元举谈起这些,如数家珍。忽然,笔锋一转,他扯到梁湘,又扯到贝多芬,你会摸不着头脑。但是,看进去吧,看进去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作者笔下涉及的多方面专业知识,都是信手拈来,不但内容丰厚、信息量大、人物繁多,而且叙述有层次、有质感,语言华丽却有韵致,这就不能不令人佩服了。

在刘元举的写作中,有一个时空结构,这个时空结构又含有两种节奏:这座城市改革开放的节奏和音乐生活本身的节奏。所以,读这部作品本身就像是听一部交响乐、一个大型协奏曲,各章的题目也是用音乐的乐章来命名的。这部作品给我带来的一个惊喜是,作者在不经意之间创作了一种新的文本样式。我们必须注重都市的书写,但可惜我们的都市书写的传统和现实都比较贫弱,我们还很少能写出都市的文化灵魂和性格。但刘元举却写出了一种城市精神,那就是一切皆有可能的精神,或者说,具有无限创造力的精神。同时,他写出这个城市是人才的摇篮,培养了大批音乐和建筑人才。这个城市在努力提升现代人的素质方面,非常有特点。深圳是目前全国钢琴人均拥有量最多的城市,也是城市建设发展速度最快的城市。一方面经济在高速发展,另一方面人们的精神需求在不断增长,由此构成一种协奏或交响的关联。在作者的笔下,这些幻化成了音乐和建筑的诗化结合。

作者在刻画人物时,非常注重人物与城市的关系。他比较令人信服地写出了,一些重要音乐人的成功只能是以深圳为根据地,如果不是在深圳,他们不可能拿到国际大奖,更不可能攀登上艺术的或人生的高地。比如李云迪就是很典型的,像但昭义这样的人物同样不可忽视。但昭义在李云迪面临最关键的比赛时说,一个人完全没有私心杂念是不可能的,但是你现在必须要做到,把什么都抛弃,什么都忘掉,什么都不想。作品通过他笔下的人物与城市的关系,准确传递出城市的性格和气质。城市与人相互烘托,达到了相当的深度。

事实上,作者写音乐和建筑已写了二十来年。这部书能以此角度切入很好,不是一般作家可以做到的。这给了我一个启示:我们的报告文学总是长于写形而下的东西,写实实在在的东西,然而,报告文学还能不能集中表达形而上、纯精神的、比较空灵的东西?刘元举以他的创作证明这是可能的。这书的很多章节表达了对音乐的理解,对音乐人的理解,对建筑艺术的理解与解读等,这些笔墨,精神含量高,而我们的报告文学在这些方面,此前尝试得很不够。第二点值得我们思索的问题是,报告文学能不能从比较多的教化式的、功利性的写作,转向审美的、甚至唯美的写作?或者有一部分作品进行这种转型?最后,这部作品既宣传了深圳,但同时尽可能把它变成有个性有魅力的艺术品,维护了它的审美品格,这种创作经验值得很多人学习。(雷达)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