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何建明 三重门 周国平 尹建莉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活着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周国平对话王小慧:平面和立体的女人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6日  来源:来源  

他们面对面,谈阴阳、谈灵肉、谈你我、谈得失、谈重轻、谈虚实、谈意象、谈魂艺、谈种收......哲思跳跃于字里行间。

周国平:你的人物摄影拍得多的是女人,拍男人好像很少。

王小慧:对,其实我对女性题材一直很关注,许多年前在德国出过一本书,书名叫《七位中国女性》,讲中国女人的故事,其中包括我妈妈的故事。

周国平:这本书有中文本吗?

王小慧:没有,有时间的话,我可以给你讲她们的故事。

周国平:写了哪七个人?

王小慧:其实也是很偶然的,开始选了二十个人,最后从中挑了七个,都是我的朋友。其中有女作家赵玫,我很喜欢她写作的细腻柔美。焦扬当时是上海政府新闻发言人、现在的出版局长。还有我干女儿的妈妈雪娅,一位商界女强人,现生活在纽约,主持一个高端的“中国俱乐部”。还有照顾我爸爸的一个女孩子小兰以及我的母亲。这些女人的选择年龄跨度比较大,职业、身份也很不同,我是想反映中国社会和历史,特别是女性的不同命运。书中有很多细节,非常真实。比如那个照顾我爸爸的女孩子是农民的女儿,小时候在乡下经常挨饿。床上屋顶挂着一个大簸箕,里面有花生,夜里她饿了睡不着觉,馋得直流口水,但不敢出声,不敢吃,不敢拿,因为挂那么高就为了不让小孩拿到。还写了她怎么样来的,在这里学了很多东西,看了许多书,接触了很多高层次人物。至今与我们相处快二十年了,很有感情。这也是为什么她对我爸爸这么好呢,把我爸爸照顾得像亲人一样,甚至比亲人做的更好的原因。而当我们表示感谢时,她总是反过来说她是来报恩的。

周国平:那本书是什么时候出的?

王小慧:北京的世界妇女大会是 95 年吧?那时候做的采访,大概97 年、98 年出的,在德国印了七版了,没有做宣传,但很受欢迎不断再版。09 年法兰克福书展中国是主宾国,我作为上海馆的形象大使参加,接受过一些电视专访。之后德国电视一台 ARD 的书评栏上公布这本书又跃上畅销书榜。一本十年前出的旧书再畅销不是常事。

周国平:看来你对女人主题的关注是写作在前,摄影在后。

王小慧:其实应当是差不多时间,我一直思考这个问题,可能因为我是女性,与生俱来的。我后来好多摄影作品的主题都和女人有关,比如“前世今生”、“粉面桃花”、“失落的天使”、“女人的上海花园”、“上海女孩”几个系列,还有之前的妓女和很多肖像。肖像当然男人女人都有,但是女人还是多得多。我不知道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

周国平:你关注的是女人的不同生存状态?

王小慧:这是一个部分,比如在德国出版的《女人》那本画册里,我拍不同阶层的,比如说中国女大学生的宿舍啊,妓女啊。在此之前出版过一本书是关于德国成功女性的,包括女市长、女演员、女科学家,这些都是纪实的。但更多则是表现的、观念性的人体照片。好像我对女人也比较熟悉吧。当时这本书在著名的摄影艺术出版社Braus 出版后,好多出版社都想让我拍男人体,他们说你拍男人体一定特别有意思,因为我拍东西特别不商业,有女性的细腻和敏锐。拍人体照片是特别容易商业的,充斥在摄影图书市场。

周国平:这个界限怎么分?在表现方法上怎么分?

王小慧:可能没有特别明确的界限,但是,很多男性摄影家拍的女性,往往有很多情色的东西在里边,虽然可能不是赤裸裸的。我拍的女性是很纯粹的,没有情色的东西。他们跟我约稿,想出版我拍摄男人体的画册。他们很好奇,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中国女人怎样拍男人体。现在可能已经无所谓了,二十年前那个时候,对我来说连拍女人体都是一种冲击的时候,拍男人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拍,他们觉得很有意思,甚至可能引起轰动。可是我一直觉得没有太大兴趣,我还是对女人感兴趣。那天有一个什么讲座是给德国人讲,讲到这里,哄堂大笑。有人就问,你是什么意思,你特别感兴趣女人。我说不是不是,我不会和女人睡觉,我不是这个意思。

周国平:误以为你是同性恋了。拍摄女人是可以有各种不同的眼光的,比如说,一种是你说的那种情色的眼光,突出表现身体的性特征和性感,许多男摄影家这样,女同性恋者也可能这样,不过我估计和男人的情色眼光又有不同吧。还有一种是女权主义的眼光,刻意张扬女性的强势和权力,把女人拍得特别酷,比男人还男人。前者太生物,后者太政治,在艺术上都不纯粹。我觉得你是在通过镜头表达对自己性别的认识,是你作为女性进行自我认识的一种方式。你给作品取“平面和立体的女人”这个标题,也许就包含了这样的意识。这个标题非常好。对性别的认识应该是立体的,有丰富的层次,只用生物的或者政治的眼光去看,就太平面了。

一个真正有魅力的女人,她的魅力不但能征服男人,而且也能征服女人。因为她身上既有性的魅力,又有人的魅力。

如果说男性的智慧偏于理性,那么,灵性就是女性的智慧,它是和肉体相融合的精神,未受污染的直觉,尚未蜕化为理性的感性。有灵性的女人天生慧质,善解人意,善悟事物的真谛。她极其单纯,在单纯中却有一种惊人的深刻。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