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三重门 周国平 迟子建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神仙与人,谁的日子好过?

作者:陈滨峰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0日  来源:  

做神仙好啊,古往今来多少人做着成仙梦,汉武帝都说:“让我成仙,我可以马上抛弃天下,就像脱掉一双鞋子一样。”古来帝王,在这方面都肯下大功夫,秦始皇不用说了,结果被方士徐福骗得很惨;梁武帝拜佛更起劲,结果国破家亡,自己饿死;还有一些皇帝,吃“仙丹”吃死了。老百姓更是羡慕神仙,因为日子实在太难过,吃不饱、穿不暖、整天苦力的干活,还动不动被当官的、有钱的欺负,这时候神仙就像江湖大侠,可以帮助自己、保护自己,中国的神仙故事一般都有扶贫济困、扬善惩恶的情节,每到此时,读者或听众总是扬眉吐气、人心大快——若自己当神仙,自然更爽了。 

不过,神仙的日子真那么好过吗? 

唐代诗人皇甫湜是认为好过的。 

皇甫湜有诗,题曰《出世篇》,所赋则曰:“……旨饮食兮照庖厨,食之不饫饫不尽,使人不陋复不愚。旦旦狎玉皇,夜夜御天姝,当御者几人,百千为番宛宛舒” 

天堂首先是美食天堂,想吃什么都有,现成的,随便吃,随便喝,怎么吃也吃不完,不但吃了健体美容,还补脑益智。天堂还是温柔极乐乡,神仙姐姐、神仙妹妹要多少有多少,你尽管左拥右抱,胡天胡地。 

老钱说,“出世”之饮食、男女全同入世,而享受之能与所,则迈“出世”人,“升虚”而不特未失“地上”之乐,抑且大过之。这就是仙家心事,也是仙家吸引凡人的地方。 

写这篇《出世赋》的这个皇甫湜,曾抢过白居易生意,为福先寺撰碑文,一次就得绢万匹。他整天幻想的都是饮食男女,怎么能写佛寺碑文?大奇! 

也有认为作仙无聊、日子难过的: 

要是做仙真那么好,干吗还有神仙“思凡”呢?“思凡”说明人间生活必有神仙羡慕之处。 

六朝以来常写神仙“思凡”,一若脱去人间,长生不老即成虚度岁月。——都想长生不老,但真正长生不老了,时间就失去意义,本来今天就该做的事,过一年再做、过一百年再做都行,反正岁月无限,这时候一年与千万年有什么区别呢?想着后面没有尽头的岁月,无聊死了,还死不了,那时,死说不定会成为一种求之不得的幸福。 

中国神仙无聊,洋神仙也一样。古希腊神话多言天神求妃偶于人间,亦思凡之例。……但丁、密尔顿二豪均信有天堂:一写天堂诸众见凡人来,如池鱼睹投物,以为得食,喁纷聚;一写天堂诸众闻有携人间消息至者,奔赴问讯,星流云集。桃源中人闻武陵渔夫来,无如许急遽,则上界日月之难于消磨,天神之静极思动、闲极生忙,皆可文外得知。 

《广记》卷二○《杨通幽》上元女仙曰:“偶以宿缘世念,其愿颇重,圣上降居于世,我谪居于人间”;卷六五《赵旭》天上青童曰:“久居清禁,……时有世念,帝罚……随感所配”;刘禹锡《巫山神女庙》:“何事神仙九天上,人间来就楚襄王!”;谓必降人间方得遂男女大欲也。——天上的女仙、仙童、巫山神女,更不必说大家都知道的织女了……都是羡慕凡人的爱情才投到人间,甘做肉体凡胎的。可见天上没有爱情。杨通幽就是白居易《长恨歌》里那个“临邛道士鸿都客”,他“能以精诚致魂魄。”杨贵妃原是上元女仙,因为天上长日漫漫,寂寞难耐,起了凡心,才到人间,与唐明皇发生爱情。 

苏辙《乐城集》卷一三《正旦夜梦李士宁过我》:“先生惠然肯见客,旋买鸡豚旋烹炙;人间饮食未须嫌,归去蓬壶却无吃!”并谓居仙山不能纵饮食大欲也。——苏辙说人间的鸡鸭鱼肉在仙境里是吃不到的,那边吃什么呢?应该是喝点风吸点露水罢了。 

释也好,道也好,一般都要求信众和修行者尽量摒除嗜欲、清心寡欲,才能到达神佛境界,人们放弃眼前的嗜欲享受,莫非就是为了上天后更加穷奢极欲?如果上天后什么欲望都没有了,那又有什么意思?天上的日子到底好不好过,老钱为我们列举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你的看法呢。 

只要做官不要做仙 

做仙还是做人?回答这个问题基于利益判断。但一般说来,人是没有什么机会回答这个问题的。 

做仙还是做官?这样的问题凡人更不敢想,随便哪样给你都是大福气,还让你挑!但如此幸福的选择却摆在了一些人的面前。 

李林甫被问过这个问题。 

他坚定地回答:做官! 

李林甫是唐朝大奸臣,做到宰相。《太平广记》中有一则他的传说,讲他年轻时曾遇仙人,这个仙人认为李是五百年一出的仙才,有心度化他。仙人告诉李,他的命里有两种可能,或者成仙或者做二十年人间宰相。这李林甫回答得挺干脆:“当人间宰相,重权在手,凡事我说了算,神仙算什么!”这位仙人大叹可惜。李林甫后来果然当了宰相,坏事做尽,虽然在世平安,死后不久便被另一个大奸臣杨国忠搞得家财充公,家人流配。 

卢杞也被问过这个问题。 

他的回答也是“做官”。 

卢杞是唐朝的又一个大奸臣,也做到宰相。此人面容丑陋,但在发达之前却有过一桩不可思议的艳遇,《太平广记》中《太阴夫人》一则说的就是这个故事。天上的太阴夫人要在凡间选择郎君,不知怎么竟看上了卢杞,派手下把他带到天上的水晶宫,既能成仙,同时又与仙女成婚,卢杞怎能拒绝这巨大的幸福呢?但天上结婚似乎也和地上一样需要一些手续,太阴夫人就向上帝递交了结婚申请,上帝派了个使者来,使者让卢杞跪下,开始问话:“卢杞,你是愿意在天上当神仙眷属呢,还是愿做人间宰相?”这时,卢杞脑袋里必定瞬间转过万千念头,一边是长生不死兼有美貌天仙做伴,一边是位极人臣的荣华富贵,到底如何取舍?要是都有多好啊。使者催了:“卢杞,时间到了,马上决断!”关键时刻,官瘾还是占了上风,卢杞鼓足勇气大呼:“人间宰相!”美女做到神仙,居然还被凡间一个丑男人给耍了,不知情何以堪!这卢杞回到凡间,果然没多久就飞黄腾达了,做到了唐朝宰相,极享奢靡那是不必说了,但坏事干得太多,最后下场是一再被贬,客死途中。 

…… 

可见,做官的吸引力比做仙都大。 

只要作仙,不要登天 

李林甫和卢杞不愿上天,是贪图人间富贵。 

还有一些可以上天却不愿上天的。 

《神仙传》里面有则《白石先生》的故事。说白石先生至彭祖时,已活了二千余岁,看上去只像四十多岁的样子。不过白石先生不肯修升天之道。“彭祖问之曰:‘何不服升天之药?’答曰:‘天上复能乐比人间乎?但莫使老死耳!天上多至尊,相奉事更苦于人间。’” 

白石先生的话透露了一个大秘密,原来天上等级森严,地位高的神仙很多,小神仙上去只能给大神仙当下人,很辛苦的。 

所以白石先生不愿上天,时人就称他为隐遁仙人。 

神仙家常自谓方外之人,看不上人间的蝇营狗苟,但他们的“出世间法”只是离此世间,到彼世间,照样不得不为地位努力奋斗。老钱说彭祖与白石先生的对话,“一问一答,不啻供状”。 

淮南王刘安,在人间称孤道寡,何等尊贵,到了天上,也当神仙,却只给了他一个看厕所的差事——不知道神仙给不给小费。 

还有孙悟空,对天空的势利更有体会了,玉帝眼里,他只配当“弼马温”,搞得老孙以后一听“弼马温”三字就跳。又让他管桃子,却不许他吃,难怪他造反。 

撰《神仙传》的葛洪还著有《抱朴子》,内篇《对俗》:“若且欲留在世间者,但服半剂而录其半。……不死之事已定,无复奄忽之虑,正复且游地上,或入名山。……彭祖言:‘天上多尊官大神,新仙者位卑,所奉事非一,但更劳苦’;故不足役役于登天,而止人间八百余年也。笃而论之,求长生者,正惜今日之所欲耳……” 

葛洪在这里又说不愿上天伏低做小的是彭祖,是彭祖向白石先生学舌?老钱发现了这个破绽——然道此意者乃彭祖而非白石先生;《抱朴子》与《神仙传》出于葛洪一手,违异如斯,岂彭祖明知故问,以言白石欤?老钱说葛洪自打耳光,著作不严密。 

既不用上天去受苦,又拥有神仙的自由,在人间高人一等,又享受人间的一切嗜欲,天也管不了他,地也管不了他,何等惬意!谁说鱼与熊掌不可得兼?白石先生就兼了。 

白石先生的“智慧”也被人们用来设计自己的人生规划:出国,入美国籍,赚美金,但长住中国。在美国赚钱多,但美国也要人比人,不容易进入人家的上流社会,但拿着“绿卡”,在中国当“美籍华人”,不少人隐约觉得地位是比较高的。一些“星”,用中国人的身份享受“粉丝”的拥戴,但碰到另一些事,他就要表明“我是X国人”。左右逢源,乐何如之! 

老钱说白石先生之辈的如意算盘是“摆脱凡人之患苦,欲恣适凡人之嗜欲,腰缠而兼跨鹤,有竹不俗而复有肉不瘦者。” 

腰缠而兼骑鹤:典出南朝(宋)殷芸《小说》里讲的一个故事:四个进京赶考的书生在路上救了个老头,没想到这老头居然是个神仙,作为报答神仙答应满足他们一个愿望。他们中一个说希望到天下最繁华的扬州去当刺史,一个说想当腰缠万贯的富豪,一个说希望成为骑鹤飞升的仙人。三个说完后,第四个说他想“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其他三个人听了都非常愤怒,做官、发财、成仙,什么美事都要占,这人实在太贪贪婪了!——这人的愿望据说还实现了,当时扬州城轰动了,所有市民都伸长了脖子往天上看。 

有竹不俗而复有肉不瘦:这是从苏轼一首诗演化来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如果能居有竹而且食有肉,那当然最好不过。这是老钱用典故来说笑,两个典故一撮合,便成妙语。知道典故的自然会心一笑。老钱的幽默是从学问中来的,钱氏此类幽默在《管锥编》中“不择地而出”,俯拾皆是。神道人事皆势利神道人事皆势利(P770~771) 

东晋丞相王导的儿子病重,王导很是忧心,一天,忽然进来一个人,原来是蒋子文之神,蒋表示可以帮助王导救儿子,但是请先来点吃的。王导很高兴,赶快安排,蒋猛吃一顿,突然惨然道“此儿命尽,非可救者!”说完就不见了。 

这个故事出自东晋干宝的《搜神记》。老钱说这时的蒋神是一副馁鬼赶嘴的形象。 

蒋子文,是汉末广陵人。《搜神记》叙蒋子文成神前后事迹,说他“嗜酒好色,挑挞无度。”他当秣陵尉时,追拿贼人,被贼人杀死。到了东吴孙权的时候,有人在路上又见到蒋子文,乘白马,执白羽,已经成了神了。 

蒋子文先是当了吴的土地神,后来越封越大,成了“蒋庄武帝”,威灵显赫。到南朝,祭祀蒋神就非常盛行,连梁武帝都“畏信遂深”。 

从蒋子文神的形象演化中,老钱得出一个结论:盖神犹人然,齿爵渐尊,德望与日俱高,至其少日营生,却每不可道;子文之神在晋尚如汉高微时之无赖不治产业,下迨齐梁,封“王”号“帝”,位逾贵而行亦遂端矣。——老钱此语,针对《搜神记》中蒋子文神“忽悠”王导一事而发,他说神也和人一样,起初行为不那么端正,随着年纪的增大,德望变高。随着地位变高,也越来越庄重。小时候的事?还提它干嘛!可见,神也是慢慢变好的。 

中国的神鬼故事中,有很多对神是甚不以为然的。 

《广记》卷二九五《曲阿神》:一劫盗逸入庙中,跪请神祜,许供一猪,官司踪至,觅盗不得,因祷曰:“若得劫者,当上大牛!”盗形即现,被缚而去。——不辨是非,谁献的供品多,神就保佑谁。老钱说:“人之信奉鬼神,又复薄其贪诈。然人之信奉鬼神,正亦望其非冰心铁面而可利诱势夺,故媚奥媚竈,投合所好耳。”——如果神铁面无私,还能被收买吗? 

清末民初李瑞清问郑大鹤山人说:“山人目能视鬼,你给看看我屋子里有鬼吗?”山人笑答:“你住这样的陋巷中,鬼哪里会来!鬼是附势慕利的。” 

笔者多年前陪一位台湾客人及其夫人游览X城佛寺,X城繁华,寺中香火鼎盛,次日,又赴Z城参观某寺,Z城未发达,寺内香火遂冷清寥落,那位台湾太太感慨道:“作神也得挑地方啊!”此又以人情度神情也。 

老钱的结论是:“神于人势利,人于神亦势利;……神道之与人事如影之肖形、响之答声也。”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