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活着 周国平 三重门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畅销书作家齐出杂志 又一次“文学革命”?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5日  来源:  

近期以来偶像作家主编的杂志,市面上不少于十种。读者比较熟悉的有张悦然的《鲤》,韩寒的《独唱团》,刚刚出版的安妮宝贝的《大方》,当然,还有郭敬明的《最小说》。在《大方》出版前不久,郭敬明的团队又推出了两本新杂志,分别是笛安主编的《文艺风赏》和落落主编的《文艺风向》。笛安和落落,同样也是“偶像作家”。——这些杂志,有业界人士称之为“新艺文杂志”。那么,它们究竟“新”在哪里?

年轻是硬道理

首先是办杂志的人、杂志作者、杂志读者都很“新”,也就是说,很年轻。这和我所了解的传统文学杂志有很大区别。在传统文学杂志,主编大多在五十岁以上。作者中年轻人也较少,“80后作家”早已不是新鲜的词汇,但纵览全国二十来本比较重要的传统文学杂志,“80后”出现的频率并不那么高。至今,仍有一些杂志在推出“80后”专栏,比如贵州的《山花》、云南的《大家》。之所以要开辟专栏推出,大概一方面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新鲜的东西,另一方面,觉得“80后”作者的文章还不大能够和年长作者的放在一块儿。至于传统文学杂志的读者是些什么人,一直让人困惑。当然,他们是爱好文学的,但他们的年龄层次是怎样的呢?并没专门调查过。如果说来稿作者的年龄层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读者的年龄层次,那么,读者多半在三十岁以上。

视觉决定成败

更重要的是杂志风格的“新”。所谓“风格”有两方面,一是刊物装帧设计的风格。在《最小说》里,居然直接用上了主编郭敬明的照片。据说,有郭敬明照片和文章的那一期杂志,会卖得比较好。挂在郭敬明旗下,但并非由其主编的《文艺风赏》也有郭敬明的照片——要知道,《文艺风赏》是想着办成地道的文学杂志的。除了插图多,“新艺文杂志”在文字编排上也往往颇费心思。有的杂志,翻开封面就是主编写的卷首语,许多大字排在一起,中间空出一个字母,大字下面还隐隐衬着小字。再往后翻,便是目录。这目录的编排也不“规矩”,每位作者都有照片,大多显得很个性,照片下是作者名字、作品名和页码。无论是图还是文的编排风格,在传统文学杂志中基本都是看不到的。在传统文学杂志,每放一张图片都是不大不小的事儿,怎么能够如此随意?文字的编排也竭力中规中矩。所以,传统文学杂志和“新艺文杂志”在视觉上就有着非常大的不同,“新艺文杂志”看上去很活泼,很不羁,天马行空,爱怎样就怎样。传统文学期刊难免让一些人觉得,怎么这么多字呀?估计不少年轻人看上第一眼,就不会再看第二眼了。当然,如果“新艺文杂志”的“新”仅仅表现在外表,终究只骗得了人第一眼,骗不了第二眼。


“架势”高于“内容”

说到“新艺文杂志”的内容,则不像其视觉那么富有“革命性”。这类杂志中,最为持久、销量最高的,恐怕得数郭敬明的《最小说》,内容难说好坏,确实有其自己的特点,连作者都很少和传统文学期刊相重合。其他一些杂志的内容,和传统文学期刊就没这么泾渭分明了。《文艺风赏》的主编笛安本身就经常出现在传统文学杂志上,头条作者孙频,以及其他作者如阿来、史铁生,都是传统文学期刊的常客;《大方》的很大一部分内容是村上春树的访谈,村上也是传统翻译期刊上的重镇,至于周作人,那更是“传统得不能再传统”了。这些在传统文学杂志常出现的作者,不可能一出现在“新艺文杂志”,就变一副面孔。“新艺文杂志”上那些不怎么出现在传统文学杂志上的作者呢?他们提供的东西又如何?就我的阅读体验,他们的文字确实有很鲜活的一面,倾向城市、青春、调侃、戏谑,很少关涉农村,很少担负历史,一切都是轻巧的,迅速的,和传统文学杂志上见到的有所不同,阅读格外容易,带来很大愉悦。但总体来说,和传统文学期刊相比,“新艺文杂志”仍旧有点儿新瓶装旧酒,里面的很多文字,并未超出想象。之所以一推向市场就有如此众多的拥趸(走纯文艺路线的《文艺风赏》目前销量在十四万册以上,已经超过传统文学杂志的王牌《收获》),多半靠的还是主编的人气、作者的人气,以及装帧设计的新颖。

中国的文学革命是从办杂志开始的。1915年9月,《新青年》杂志创刊,掀起中国新文化运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一大批文学杂志或复刊或创刊,参与到思想解放的洪流中。两次杂志创办风潮中,均有新方法、新思想产生,影响了文学,也影响了社会。“新艺文杂志”的创办风潮,会提供什么新方法新思想呢?现在看来,仅有一种试图提供新东西的架势,真正的新方法、新思想还尚未出现。是这“架势”,引起了众多年轻人的共鸣吧?大家都在摸索,都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这摸索的勇气,总是让人钦敬的。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