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文学出版:经典多 分众化

作者:郝天韵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9日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这几年,文学类图书在品种数量上一直呈增长态势,2016年也不例外。“今年图书市场的文学类图书品种规模比去年有所增长,基本适合不同方向分众化阅读的需求。”长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黎波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2016年,文学类出版社各自都在主动出击,寻找多种选题,抢占市场先机,文学出版市场总体呈现多品种、分众化、大量原创长篇小说不断涌现等特征。

“今年文学出版最大的特点就是亮点多、名家新作多、‘70后’‘80后’文学生力军力量凸显。”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管士光告诉记者。

长篇小说出版“大年”

2016年,是文坛的丰收之年,又被称为长篇小说出版的“大年”。

2016年集中出版的大量优秀长篇小说,与2015年形成鲜明对比。一大批有实力的作家都有新作陆续出版,如王安忆的《匿名》、贾平凹的《极花》、张炜的《独药师》、方方的《软埋》、黄永玉的《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八年》、虹影的《米米朵拉》、吴亮的《朝霞》、格非的《望春风》、严歌苓的《舞男》等。

除传统实力派作家的作品外,“70后”“80后”等青年作家正日渐成熟,成为文坛的生力军,青年作家表现出的创作功力与老一辈几乎不分伯仲。“‘70后’‘80后’作家今年都推出了引人注目的作品,他们的创作手法已经非常娴熟。”管士光告诉记者。

今年,“70后”作家路内的长篇小说《慈悲》、葛亮的《北鸢》,“80后”作家张悦然的《茧》等,都受到媒体和读者的关注。张悦然的《茧》销量已超过10万册。

名家经典已成富矿

“今年文学畅销书集中在名家经典作品。”管士光谈到,经典图书出版越来越受到重视,一些长销书销量激增,如《围城》《四世同堂》《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等。《围城》年销量已超过100万册,贾平凹的《极花》销售15万册,王树增的《长征》今年推出修订版销售15万册。

管士光还提到,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陈忠实、杨绛两位名家先后去世,他们的作品再度受到读者关注,《白鹿原》《陈忠实文集》《杨绛全集》《洗澡》等作品再度成为出版的热点。

在引进版图书中,上市后两个月内销售近40万册的《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受到各方关注。此外,诺贝尔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二手时间》以及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作品表现都比较突出,但引进版图书总体的数量和规模无法与原创作品相比。

2015年曾被称为网络文学IP元年,《花千骨》《琅琊榜》等一系列知名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并大获成功。出版单位纷纷通过数字内容版权运营,促进优质内容的充分挖掘与运用,构建多元化商业模式。记者发现,2016年的文学图书IP却从网络文学落脚到了经典文学作品。刘震云作品改编的电影上映,《我不是潘金莲》《一句顶一万句》等受到关注。“这说明传统作家的好作品都值得好好挖掘,只要下功夫,传统作家的作品是一个富矿。这跟近几年影视剧开发只关注网络作品,不敢触碰纯文学作品现象形成鲜明对比。”管士光说。

网络阅读分众明显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今年6月发出《关于开展2016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的通知》,连续第二年开展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被视作网络文学正式纳入“主流文艺”阵地的重要标志。

网络文学依托网络,服务网民,吸引了海量的作者与读者参与其中。然而,网络文学也同时带来了“分众化”阅读。

“网络时代的特点是去中心化、多中心化、自中心化。因此,网络文学所带来的分众阅读越来越明显。”黎波对记者描述了网络文学现状,靠写小说这种讲故事的方式已经属于比较传统、效率比较低的作品方式了,但年轻人的接受方式在改变,人们的时间被挤压了,更多的人希望用尽量少的时间去掌握更多的知识和信息,因此,在信息更加宽泛被掌握的过程中,便产生了很多不求甚解的阅读需求。“不是要求越来越深,而是越来越宽泛。”黎波说。

网络阅读方式的“分众化”“快餐化”的出现,使得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作品喷涌而出,然而人们不愿意为这样的“快餐文化”买单。黎波告诉记者,大量的网络文学作者没有影响力,希望不断通过网上点击积累人气,等到点击量高了,有人气了再收费。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读者看过越来越多的作品,鉴赏力提高了,大量网络作品反而挣不到钱了。现在包括影视等许多作品往往是过了收费期会被平台放在网上免费观看。

“从严格意义上讲,按工业时代的标准,数字出版和电子出版基本上不存在,电影、图书等是工业化时代的文化产品,在未来制作、传播过程中一定会分解成为在各地都能被人看、被人用,以及被人重新作为新的低费、免费的原材料,未来信息在网络上会是公益性的传播。”黎波告诉记者。他表示,其实,中国传统出版从传承上来讲就是要求普及的,网络本身给大家提供的就是一种共享、共有的东西,未来想用它收回钱来难度还是挺大的。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