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尹建莉 何建明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活着 三重门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文学一定有它的另一面

作者:张世勤 刘洪浩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2日  来源:齐鲁晚报  

在12月11日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礼上,获奖者美国歌手鲍勃·迪伦由美国驻瑞典大使代为宣读了书面演讲,演讲中把自己与莎士比亚相提并论,哥伦比亚大学英文和比较文学系教授金雯对此点评:“这是在往所有对他得奖不满的人的伤口上撒盐。”但是,心平气和地读完鲍勃·迪伦这篇不长的获奖演说,不得不承认,鲍勃·迪伦给所有文学专业人士都上了一课,文学从来不只有专业人士所欣赏的那一面姿容,它更本真也更多彩的另一面始终朝向具体甚至庸常的日常民生。

鲍勃·迪伦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是我从来不敢想象或预见的事情。从小,我就熟悉、阅读并受益于那些被认为值得获得该项殊荣的人的作品:吉卜林、托马斯·曼、赛珍珠、加缪、海明威这些文学巨人总是给人深刻的印象,他们的作品在学校课堂上被教授,被收藏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被人们用虔诚的语调谈论着。现在我加入这样的行列,真的难以言说。”

在鲍勃·迪伦所提到的自己从小就阅读并受益的这个文学传统中,美国本土作家两席,英、德、法作家各一席,这既体现出鲍勃·迪伦对于当代欧美文学经典作家的熟稔,又凸显出其独特的艺术个性。一方面,他可能醉心于吉卜林、赛珍珠等作家作品中反映的印度、中国的异域风情;另一方面,对于以《魔山》诊断时代病症、以《鼠疫》反抗荒诞现实、以《太阳照样升起》反思战争残酷的托马斯·曼、加缪和海明威等思想深刻、风格雄浑的经典作家,鲍勃·迪伦也在思想立场和写作追求上与之莫逆于心、惺惺相惜。

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鲍勃·迪伦一方面认同这些经典作家,一方面又清楚地宣示出自身与经典作家的不同。鲍勃·迪伦直言,一般意义上的经典作家的作品“在学校课堂上被教授,被收藏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被人们用虔诚的语调谈论着”。不得不佩服鲍勃·迪伦不动声色的“损人”功力,一本正经的三言两语就把经典作家、作品所依存的那个单向而封闭的文本阅读体系揭示开来:纸质文本由作家流向学校、图书馆,人们用“虔诚的语调谈论”经典作品,这是一个纯粹无瑕、理想高蹈,同时又脱离生活、狭小局促的文学专业圈子。当然,对于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最为痛心疾首的,也恰恰就是习惯于这样一个封闭系统的“文学专业人士”。“文学专业人士”执念于纸媒时代的文学文本写作,却已经落后于艺术生产实际。鲍勃·迪伦站在文学世界的有异于纯文学的“另一面”,给大家上了很好的一课。

鲍勃·迪伦说:“我开始回想起威廉·莎士比亚这位伟大的文学人物。我估计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剧作家。他正在写文学作品的这个想法不太可能进入他的脑子。我敢打赌,在莎士比亚的头脑中最不需要考虑的事情是: 这是文学吗? ”鲍勃·迪伦一方面暗讽“文学圈”的封闭,另一方面也直接揭示,从来就不曾有这样一个纯之又纯、高大上的完美“文学”本身。

站在“文学本质主义”之外重新审视“文学”的姿容,对文学批评家的启示在于,必须始终对于文学消费泛化、文学场域开放的文学生活现实保持充分的尊重和理解,而不是固守自己的审美癖好和理念框架,简单地拒斥流行音乐、电影乃至广告标语等进入文学批评视野的资格。对于写作者而言,不必去刻意追求“纯文学价值”,当然也不能陷入“价值相对主义”、“美善虚无主义”,而必须谦卑和真诚地服务好每一个普通读者,深入到平凡乃至庸常的“文学民生”之中,也就是鲍勃·迪伦在获奖演说中所说的:“我的歌曲才几乎是我做的所有事情的中心。”更可贵的是鲍勃·迪伦对于他的音乐听众(诗歌读者)的认知,绝不是文化工业所定义的满足于雷同的感官愉悦的“复数”庸众,而是“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有独立的身份,一个自己的世界,他们可以更清楚地感知事物。”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