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何建明 三重门 周国平 迟子建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活着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论文学的多本体性

作者:黄鸣奋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3日  来源:文艺报   

MAIN201703130637000025738439076

网络文学貌似正成为当下文学研究的显学,但热闹之下,一些基本问题并没有被廓清。这之前,南帆先生曾撰文提出“文学批评拿什么对‘网络文学+’发声”?揭示“两种类型文学”的尖锐分歧。事实上,当下网络文学批评的从业者往往沿袭传统文学惯例,文学观念和批评范式等都没有根本性的调整和变化。这种所谓的“网络文学批评”是不是有效,能不能深入到当下网络文学的本质,值得质疑。我认为,针对网络文学的批评不能只是跑马圈地,而应该有真理论,解决真问题。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约请了欧阳友权、黄鸣奋就网络文学的内涵、边界和源流等基本问题进行讨论。希望以此为起点,切实地将“网络文学”作为当下中国文学的一个重要文学理论命题来研究。

黄鸣奋此文梳理网络文学的谱系,不是现在一般网络文学研究在通俗文学传统谱系认祖归宗,而是着眼整个人类文明的变革史。这样来看,网络文学就不仅仅是一种“补偿性和报复性”的通俗文学补课,而是真正的“新”的文学,如其所言:今天媒体成风的时代重新审视文本的文体、语言、结构等文学的构成要素,通过切磋琢磨达成新的共识。

MAIN201703130638000218271090625

黄鸣奋

文学的多本体性不仅由文学历史、文学媒介所决定,而且由文学主体创造、把握和实现文学价值的多重意向、可能所决定。

如果“回到本体”是指回到某种固定不变的范式,那是不可行的。如果“回到本体”是指将包括语言、形式和结构在内的形式要素当成研究重点,那么,它们在新媒体时代正在发生的变化无疑值得关注。

三种形态的文学本体

文学是人学。文学能够具备什么样的本体,主要是由人的信息处理机制决定的。若着眼于形式的话,在历史上至少存在三种彼此有别的文学本体:一是口头文学,二是书面文学,三是电子文学。若以计算机构成为参照系的话,那么,作为本体的口头文学基于人体,作为本体的书面文学引入了人体之外的对象化技术,作为本体的电子文学主要以人机综合体为信息处理装置,将计算机芯片及相关技术引入信息处理的各个环节。

口头文学以歌谣为代表,结构上具有发散性,内容上强调情境性。如果我们将文学理解为语言艺术、将文学的历史追溯到人类创造性运用语言来状物达意或言情寄思的话,那么,口头文学是人类最古老、持续时间最长的文学本体,至今仍葆有其活力,虽然其社会功能有相当部分已经被其他文学本体所取代。

书面文学结构上重视收敛性,内容上强调独创性。我们甚至可以说,口头文学没有固定结构,正如同它没有不变语境那样。不仅如此,书面文学潜在地将固定语境、固定结构当成经典化的必要前提。只有固定语境,我们才能贯彻知人论世的精神,知道作者的创作缘起、创作意图,并以之为依据阐释作品的含义;只有固定结构,我们才能知道作品的寓意、作者的技巧。

电子文学以音像为代表,主要运用可视听化的电子语,结构上重视交错性,内容上强调协作性。电子语是西方学者所发明的一个概念,用于描绘电子媒体问世以来人类所运用的交流手段,经常和口头语、书面语相对而言。在语言的意义上,可视听化是不同于鲜活生动、整饬优美的审美规范。它意味着可以在屏幕上呈现出具体画面,或者在扬声器中呈现为某种音效。这些画面和声音是由专用设备所呈现的,可能经过剪辑加工。在结构的意义上,交错性是和发散性、收敛性彼此有别的审美范畴。如果说发散性、收敛性各自代表了一组方向相反的矢量的话,那么,交错性是多组不同方向的矢量之间的交叉。在内容上,由于存在技术依赖性等原因,几乎所有的电子文学产品都无法依靠单一作者完成,协作性顺理成章地为人们所重视。

我们所说的三种文学本体之间存在如下主要过渡形态:歌谣的书面化,如由口头文学向书面文学转化的过程中所写定的史诗等;书面化的歌谣,如我国古代文人所擅长的韵文等;散文的电子化,如被广播或上了网的小说等;电子化的散文,如专门为广播而写或首发于网络的小说等;歌谣的电子化,如民歌录音录像制品等;电子化的歌谣,如录像诗、电子超文本诗歌等。

这三种本体都存在不可替代性。换言之,我们固然可以通过主观努力将某种文学本体转化为另一种文学本体,但必然丧失前者所固有的某些特质。比如,口头文学一旦转化为书面文学,那么,它的鲜活性就不见了;书面文学一旦转化为电子文学,那么,它的收敛性就削弱了;反过来,电子文学一旦转化为书面文学,那么,它的交错性就淡化了,远程即时光速传播的可能性也消失了;书面文学一旦转化为口头文学,那么,它的整饬性、收敛性就弱化了。必须补充说明的是,正如辩证法的螺旋式上升规律所揭示的那样,电子文学可能在一定意义上再现口头文学的某些特征。在文学本体演变的过程中,存在兼容、过滤、创新等不可忽视的倾向。

以上对于口头文学本体、书面文学本体和电子文学本体的划分,是以人类传播史的演进为参照系而进行的。迄今为止,人类业已经历了分别以语言、文字、印刷术、电磁波和计算机为标志的五次信息革命。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看到,书面文学本体包含两种亚型,即书写型和印刷型。在语言上,前者和书法艺术接壤,重视个性化书写的意义;后者和版画艺术接壤,重视机械化复制的意义。在结构上,前者更多为作者的心绪所决定,体现了人脑的思路;后者更多为媒体所决定,体现了出版的要求。在内容上,书面文学更多和人际交往相关,印刷文学更多和大众议题相关。

电子文学本身可区分模拟性和数码性两大类别。前者以广播剧、电视剧等为代表,后者目前以数码文学、网络文学为代表。二者在广义上是相通的,不过,若仔细分辨的话,数码文学偏向于实验性、技术性,为西方前卫艺术家所乐言;网络文学则偏向于流行性、通俗性,为我国文化产业所标举。在语言上,数码文学比网络文学更强调编程语言的重要性,网络文学比数码文学更重视各种流行语的价值。在结构上,数码文学更注意开拓数据库叙事,将文学本体当成计算化信息和友好性界面彼此交互的动态过程,从根本上消解了固定结构的存在价值;网络文学更注意开拓超文本叙事,各种文学网站几乎都是在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的支持下建成的,各种网络文学作品也都程度不等地运用了超链接。在内容上,数码文学更多瞩目于开拓信息科技最新成果的艺术潜能,网络文学更多注重于运用大众化、普及化的信息服务讲述民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故事。

在考察口头文学、书面文学和电子文学的本体特征时,不能忽略它们所依托的交流平台的性质。口头文学主要基于相关语言使用者彼此交往而形成的社会圈子,书写文学主要基于文字载体的分布存在,印刷文学主要基于图书出版发行网络,模拟电子文学主要基于广播电视网络,数码电子文学主要基于互联网,崛起中的网络地域文学主要基于包括物联网、GPS、地理信息系统等在内的全球信息基础设施。

多样性的本体需要多样性研究

上文着眼于历次信息革命的影响阐述了文学本体的不同类型,所取的分析角度主要是样态、语言、结构和内容。文学的多本体性不仅是由历次信息革命的层积性影响造就的,而且是由文学主体的社会性分化决定的。正是在后一意义上,人们可以将依据国别、民族、地域、年龄段等不同标准划分的文学类别都当成研究对象,亦即承认它们作为本体的存在。

基于上述认识,可以进而探讨我国当下网络和数码文学的本体特征。首先,由于全球信息基础设施的高度兼容性,歌谣、散文和音像这三种最有代表性的样态都经过数字化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分别以网络诗歌、网络小说和网络视频为其主要存在。相比之下,我国网络诗歌之“火”更多的是靠线上线下的互动,网络小说之流行更多的是靠各种文学网站的IP推广,网络视频之风靡更多的是靠自制剧的引领风骚。其次,全球信息基础设施所提供的只是基本的网络服务,人们在网络上的聚集首先取决于语言。我国网络和数码文学所应用的语言不只是汉语,而且包括各种少数民族语言。在赛伯空间中,人们的交往可以轻易地越出国界,因此,国别意义上的网络和数码文学、语言意义上的网络和数码文学往往相互交织;网民有条件相对自由地选择其身份,网站也可以很方便地选择注册地和服务器所在地,这使得要为国别性网络和数码文学划定范围变得非常困难。尽管如此,就浏览所及,汉语网络文学确实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作者和作品。第三,网络和数码文学所可能具备的结构,从技术上说是由网络服务的性质决定的。BBS、IRC、主页、短信、博客、微博、微信等,都是对我国网络和数码文学的发展有(过)重要影响的网络服务,以至于可以根据它们命名BBS文学、短信文学等。第四,网络和数码文学在内容上的特征,很大程度上是由网民意向、文化传统和媒体生态决定的。由此我们看到:文学的多本体性不仅由文学历史多维发展、文学媒介多样存在所决定,而且由文学主体创造、把握和实现文学价值的多重意向、多重可能所决定。

回到对于文学本身的形式分析。从理论上说,如果文学只能有一种本体,那么,形式分析意味着从基本固定的范式出发,以不变应万变,一方面深入阐述上述范式的内涵,另一方面检验新出现的作品吻合这种范式的程度。如果文学可以有多种本体的话,那么每种本体都存在与之相适应的范式,文学批评既可以是同一本位的,也可以跨越本位,甚至是错位的。同一本位的文学批评通常不会引发多大争议,跨越本位的文学批评既表现为在内容上企图将不同的文学本体整合进更具有概括力、覆盖面更广的范畴,又表现为在形式上企图将口头文学、书面文学和电子文学整合到更大的框架中,并运用这种框架来分析和评价具体作品。至于这种框架应当是什么,那是有待进一步探讨的。而错位的文学批评,目前主要有两种表现:一是试图以书面文学作为形式标准去看待电子文学;二是将网络文学当成即将席卷文坛的历史潮流,试图将其他文学都纳入它的发展轨道。

因此,文学批评界对“回到本体”的呼唤,可以深化为对于文学本体的反思。这种思考的要旨是:在“媒体成风”的时代重新审视文本的文体、语言、结构等文学的构成要素,通过切磋琢磨达成新的共识。其切入点可以是不同文学本体的形成方式,或者是文学本体推陈出新和所处环境(包括审美规范)的关系,或者是文学本体观自身的演变过程和机制。由于文学的历史演变和现实积淀,我们如今可以观察到分别以歌谣、散文和音像为代表、具有为数不菲的过渡形态的多种文学本体,接触到文学所应用的包括自然语言、编程语言、标识语言在内的多种语言,使用包括线性、非线性、无定性在内的多种文本结构。凡此种种,都是文学多本体性的体现。如果“回到本体”是指回到某种固定不变的范式,那是不可行的。如果“回到本体”是指将包括语言、形式和结构在内的形式要素当成研究重点,那么,它们在新媒体时代正在发生的变化无疑值得关注。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