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三重门 周国平 迟子建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淡出”之后反腐文学强势回归

作者: 蔡震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8日  来源:扬子晚报  

35527ee0afa0eb03069ff64fab10cf43

《一座营盘》陶纯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曲终人在》 周大新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追问》丁捷 著

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

《人民的名义》周梅森 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反腐文学曾经畅销一时,形成过几次热潮。其中不乏一批佳作,如周梅森的《人间正道》、陆天明的《省委书记》、张平的《国家干部》等作品,读来既引人深思,又催人奋起。但前几年反腐文学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时隔多年,随着描写军中“大老虎”的反腐新作《一座营盘》《曲终人在》面世不久,江苏作家周梅森再次操刀推出了反腐新作《人民的名义》,又掀起了新一波“反腐文学”热,他笑称,“我又上了 贼船 。”恰逢此时,另一位江苏作家丁捷的反腐纪实文学《追问》上市,江苏反腐文学可谓是“淡出期”后强势归来。

健康力量总会战胜黑暗

“爆款”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的背后,是一部30万字的同名小说,在书的腰封上,印有“潜心八年、六易其稿”的字样,也从一个侧面验证了周梅森这本新作出版的不易。在过去几年中,周梅森断断续续写了不少手稿,但都被他封存在抽屉中,直到贪污2亿现金的小官员落马,随后他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小说和剧本创作。

“作为一个作家,我有义务把它写出来,有一点我是相信的,健康的力量最终总要战胜黑暗。”周梅森说,《人民的名义》不仅仅是个官场小说,不是这么简单,它实际上讲了一个大中国的故事,讲中国面临一个抉择,必须要把腐败遏制住。周梅森觉得,一个时代总要有一部分作家做见证人,要对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进行思索。

谈到这部小说的创作背景,周梅森说:“反腐类题材小说一度很火,我几乎在每一个时期都没有缺位,《国家公诉》《我本英雄》等广受好评。但是,突然之间这个题材的文艺作品就很难出版了,但是没出版不代表我没有写、没有观察、没有思考。后来最高检在党的十八大之后有一系列的举动,拿下了很多苍蝇和老虎,但是,没有相关的文艺作品来反映这个成果,而老百姓是想要看到的,于是我就把这段时间观察到的写了出来。”

周梅森不认为《人民的名义》是多么了不起的作品,为啥人们关注?他认为,“这是一种社会期待,人民对文艺的期待。因为你离人民太远了!”周梅森说,小说和电视剧最大的不同是,小说往里收,而电视剧往外放,拼命扩张辐射力。所以,看过电视剧的朋友,也不妨买本小说看看。

作家不能躲进小楼成一统

“淡出期”后,反腐文学开始回归,但丁捷表示,写《追问》,不是为了蹭热度来的。他告诉记者,大概在七年前,他创作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亢奋》,刻画某城市的文化集团一群浮躁的精英,在文化体制改革中,用各种手段上位,用各种方式,发挥也挥霍自己的青春、爱情、才干和人生。他们既是一群成功者,也是一群失败者,他们是那个时代物欲亢奋、精神迷失的产物。他们病得很重,他们的结局如何,《亢奋》这部书并没有解决。

“作家不能躲进小楼成一统,春夏秋冬,都应该关注。”《追问》的出世,是对《亢奋》的进一步深挖。丁捷的另外一重身份是江苏省属某文化单位的纪委书记。他初步的设想是要写一本名为“纪委书记”的小说,来反映纪委书记在办案过程中的心理感受。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从633个案例中,选出28个违纪违法典型,与其中13人面对面长时间交谈,最后又从中选择8名典型人物,进行深度记述。书中涉及多名中管和省管高级领导干部,丁捷直言在近两年的材料消化、当面访谈、着手创作中,精神状态几度近乎崩溃。

对于最近网上对书中一位正部级高官真实身份的猜测,他指出,“纪实文学是以文学的手段来呈现真实。就是说故事起因是真实的,结局是真实的,但不等于从情节到人物,完全对应现实里面的某一个人,人物形象还是经过了一些文学处理与艺术加工。选材上,自己只对应事,不对应人,杜绝对号入座的八卦。”

预测反腐文学创作会更热

在近年出版的反腐新作中,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军旅作家周大新的长篇小说《曲终人在》,以及另一位军队作家陶纯的新作《一座营盘》,都是因为军中“大老虎”的纷纷落马,为两位作家带来了写作灵感,更给他们带来了写作勇气。

两位作家甚至不约而同地在作品中呈现了谷俊山的文学形象。《一座营盘》在接待、酒宴、招标等一系列事件的描写中,作家勾勒出这个军中“老虎”几十年的人生历程,孟广俊一路春风得意,曾经志得意满地感觉“自己就是1949年打进南京总统府、扯下青天白日旗的英雄”,谁也动不了他。

周大新更是坚定地说,谷俊山的落马,直接催生了《曲终人在》的写作。“我们过去都在总后大院住着,大家也都认识,没想到他贪污那么多,光是酒他就收了1500箱。这的确让我很吃惊,这件事刺激了我。”周大新说,老百姓把权力交给了高官们,但他们光为个人、家族的事情操心、忙乎,“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写了这部书。”

近几年来,不管是文学批评界还是作家队伍自身,都意识到了文学作品之于现实的乏力和虚脱。许多作家感到顾虑,认为反腐小说不容易写好,除了题材敏感、雷区多、容易惹麻烦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它纪实色彩浓,搞不好就削弱了小说的艺术性。陶纯总结说,这也是很多作家为什么不想触及这个题材的原因。他表示,当下国家大力反腐,作家应该在这个题材上一展身手。他预测,接下来,反腐题材创作还可能出现更多,“反腐永远在路上,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命运,也关系到你我的命运,为什么不用手中的笔,以笔作刀,来参加这场生死存亡的战斗?”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