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三重门 迟子建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当科技进步超越了想象,科幻文学的价值何在?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27日  来源:文汇报  

传统意义上的、描写未来科技变化的科幻文学将逐渐消失,与此同时,一些新的文学形式、文学类型会从中诞生。在科技的刺激下,人类的文学仿佛正在发生一场“进化”。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从未有过的新的文学类型焕发新的生命力

 

人工智能在文学领域的突飞猛进,已经让不少作家感到了“危机”。

 

不久前,人工智能伴侣虚拟机器人“微软小冰”向所有用户开放了看图作诗的功能。记者上传一张星空的照片,几秒钟后,就收到了如下诗句:“贪洗海水澡的群星/沉沉的是人们的幻想/我还是寻梦里的乐园”。俏皮的意象和连贯的语意,让人很难再看出“机器”的痕迹。

 

一时间,人类与机器将来在文学领域究竟谁胜谁负,成了许多人热议的话题。但有专家指出,我们在惯性的“对抗”思维之外,也许应该换一种视角。对于人类文学来说,科技的进步既是助力,也是鞭策,它刺激人类作家也不断“升级”,去探索、抵达新的边界。

 

人工智能“追着我们去探索人所能抵达的那些新的边界”

 

相较于将人工智能视为“对手”,有专家更倾向于视其为“帮手”。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看来,人工智能应该算是一种新的媒介。而所有的媒介都是人的延伸。她引用评论家麦克卢汉的理论说,轮子是腿的延伸,衣服是皮肤的延伸。如今,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类思维的延伸,同时也给人类提供情感、艺术的延伸。面对这种更高、更快、更强的延伸,人类与其害怕被超越、被取代,不如去调整自己的感官能力,与其达到新的平衡。“这样的话,人类其实就升级了。”

 

在网络文学领域被广泛使用的写作软件,就为许多写手提供了写作能力的“延伸”。只要设置好人名、地名、场景等要素,选择武侠、言情等小说类型,程序会自动输出一篇剧情梗概。在邵燕君看来,这些软件其实为许多“零经验”的写手提供了初级的写作训练,教他们如何发挥一个创意,搭成一部小说的骨架。或许一开始这些作品显得比较平庸,但经过了多次练习积累后,其中一些人会慢慢形成他们的风格、特色。未来,在机器的辅助下,每一个普通人都有可能成为作家。

 

科幻作家韩松和陈楸帆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陈楸帆向一款写作程序输入了自己的大量作品,让程序模仿他的风格进行再创作。出来的文字完全读不通,但却给陈楸帆带来了巨大的启发:“它让我看到自己写作中的一些结构性的东西,包括缺点,暴露出一些我以前都没有意识到的一些问题。”在韩松看来,人工智能的“追赶”能够倒逼人类在文学创作上不断进步:“它告诉我们不可以这样写诗,不可以那样写小说,因为这些机器都做到了。它追着我们去探索人所能抵达的那些新的边界。”

 

科幻作家们必须面对人工智能以及高新科技的“施压”

 

事实上,将人工智能的概念再放大一些,整个科技的进步也在“逼”着人类的文学作出“进化”和蜕变。

 

南方科技大学人文中心教授吴岩作出了这样一个判断:“在不久的将来,科幻文学将不复存在。”他告诉记者,科幻文学之所以在20世纪十分兴盛,很大程度上是源自于科幻相对于科技的超前地位。今天许多科学的新发现,在几十年前的科幻作品中就出现过。不少科技的进展,也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了科幻的启迪、促进。极地探险家伯德在1926年完成了人类首次乘坐飞机飞越北极的壮举,当时他就说:“凡尔纳是我的领路人。”正是科幻领先于科学的这段距离,造就了科幻文学的“惊异感”,构成了这一类型文学的最大魅力。

 

但今天,科幻正在、甚至已经被科技赶超。人工智能、宇宙探索等新技术每天都在不断刷新、“轰击”着人们的认知,也在给科幻写作施压。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吴岩在教授科幻文学课程的同时,于不久前在南方科技大学创办了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力图探寻科技、社会变化的前沿。他认为,传统意义上的、描写未来科技变化的科幻文学将逐渐消失,与此同时,一些新的文学形式、文学类型会从中产生。比如已经出现了的“气候变迁小说”,或是思考人工智能与人类关系的小说,它们更关注科学、社会在今天的变化。

 

科幻文学的变化只是一个缩影。在科技的刺激下,人类的文学仿佛正在发生一场“进化”。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从未有过的新的文学类型诞生,焕发新的生命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