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三重门 周国平 迟子建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闻人悦阅再推新作《掘金纪》

作者:作家在线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2日  来源:文章来源  

5月13日下午2点30分,香港著名女作家闻人悦阅携新作——荣膺《亚洲周刊》十大中文小说的《掘金纪》简体版做客北大,与梁文道一起畅谈“我们金色的年华——这是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光”。  

   《掘金纪》是闻人悦阅继《小中尉》、《太平盛世》之后在内地出版的第三部作品,最初于2011年首先在台湾联合文学出版,荣膺2011年度《亚洲周刊》十大中文小说。 

    这是一本关于人而不是金钱的书 

活动一开始,梁文道介绍了一下这本书的内容:我们先来介绍闻人悦阅小姐的这部《掘金纪》。我不知道大家以前有没有看过闻人悦阅的作品,她在大陆之前出版过《太平盛世》和《小中尉》,也许大家会觉得闻人悦阅感觉上好像还是新人,但其实她已经写了很多年。她的写作经历比较独特,刚刚开始,我在香港读到她作品的时候,我们没有人搞得清楚她到底是哪里人。因为她在台湾出版作品,而且她的文字风格看起来比较接近台湾文学,但是又不尽然是,于是你觉得奇怪这到底是哪里的作家,不是很容易辨认出来。只知道她在台湾出版作品,在台湾获奖。后来我认识她的时候发现她原来住在香港。再谈下去,慢慢你知道她是杭州出的人,所以她的背景跟写作经历比较特别。由于她有这样一个经历,过去在美国的时候,她也在金融圈工作过,使得今天有这本《掘金纪》的出版看起来似乎这么的顺理成章。 

   《掘金纪》讲述一群人在掘金年代的故事,这里面绝大部分角色是混得不错的海归,回到中国之后不是做金融业、投行,就是在做一些大公司的上市集团的老板或者准备上市公司的老板等等,还有官二代跟富二代。 

看到这些背景,这些人物,你或许会想这是什么样的小说呢?是不是商战小说,让你学懂商场的尔虞我诈,又或者说社会批判,让我们挖掘官二代与富二代腐败生活的真相貌?没有。这本书到最后你可能会觉得它原来讲的是人的故事。本书是把所有刚才我们描述的那种种被符号化的人物,而且那些符号成为今天中国情绪坐标的人物,把他们一一还原成有血有肉,会难过会寂寞,有情感,也有过去的故事。但是它也不是一本只看当下的书,它试图让我们了解这些人过去的成长状况以及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并不是批判过去如何贪污腐败混成今天这么好,而是看这些人在这个过程中牺牲掉什么,扭曲掉什么。 

所以这本书的重点不像书名所说的掘金,不是说一个浮华世纪是怎样浮华,或者大家怎么赚钱、商场上的故事,它的重点在于这些人,其实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是有他们的故事的。 

在梁文道介绍完本书之后,闻人悦阅也给自己的书下了一个定义: 

《掘金纪》这部小说从三个少年说起,三个在纽约念大学的学生,毕业后开始走向社会,都进入到金融业或者跟金融业有关的行业,也因为这个世纪初的大环境的关系,东风吹得非常强劲,所以大家都回到亚洲来,回到中国来。于是他们就在中国又碰到,因为行业的关系、生活的关系,碰到各种各样的人,金融圈的人、IT界、科技界的人,也有娱乐圈,各种不同的人生交汇在一起,编织成一张看上去金光闪闪的网,但是他们在这个网中也许是作茧自缚,也许是他们自己想要的,也许是不想要的,所以产生很多故事。就像文道说的也有爱情,每个人除了在这个世界上,也许金钱是工具,为了生活的方便,但是大家还是想在情感中找到寄托,但是到底能不能找到,这个也不是作者可以回答的,我只是写在书里变成一个故事,让你知道我以为的各种可能也许会对生活有一点启发或者是帮助。 

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彪悍的兔子与慈悲的狐狸 

    “虽然对比现在,吴树的幼年实在缺乏很多东西,不过因为有吴贝丝自己的童年作参照物,那些缺憾一点也不算什么。吴树其实是个有阳光和水就可以好好活下来的孩子,但是也如一个平常人,对享受没有也不准备有太大的抵抗力,有时他也愿意摆出一副身边的财富皆与生俱来的姿态,让别人产生这种错觉,使他沾沾自喜,但也立马转而觉得有点无聊。那样的时候,他便会开始侃侃而谈自己家庭拥有过的艰难和奋斗。” 

    梁文道说这是《掘金纪》中自己觉得非常有意思的地方之一,悦阅好像老是带有一种同情的理解,对书中的富二代、官二代,甚至煤老板等人群常常反向于一般观念来写或者把一种似乎常态的东西变成曲折的,她试图看到所有人不被注意的另一面,有一种温柔感。悦阅解释,这也许是种慈悲的态度吧,设身处地地想想,人都有两面,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彪悍的兔子与慈悲的狐狸,没有人是完美的、高尚的,总会有不洁的一面,同样再坏的人也有清洁的一面。 

   这本书闻人悦阅继承了女性写作的一种传统,女性写作似乎更愿意用一种同情的、宽容的视角来看待世界理解人性,从不愿放弃美好的可能,这当然和女性特有的性别气质有关,但或许也是一种弱者生存的自我抚慰。她们往往不惮于以最简单的方式来解释身边的所有,就像悦阅在现场说的一句话:“单不单纯在于你想不想单纯”,这可能只是一种单纯的想象吧。 

没有不良动机,只有美好愿望 

梁文道说自己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有一些段落会有种影射和讽刺的感觉,比如一个连锁商铺的大老板娘的儿子跟某个新晋女明星传绯闻,但自己也知道这种事情太多了,所以也许会有某种巧合,悦阅这么写完全是纯粹的虚构想象。 

闻人悦阅说,《掘金纪》原本是想写一个短篇故事,写三个少年走上掘金之路,结果写的时候发现有许多人都可以加进去,是一个短篇远远无法包含的,于是网就越结越大,但基本都是虚构的人物,有一些故事则是来自新闻时间。她还说黑暗的东西多了的时候写出来一点都不困难,一个作家应该学会过滤,有些人选择过滤掉好的,而自己愿意过滤掉坏的。 

   当被问到如何概括当今时代的主题时,闻人悦阅说寻找、自说自话、热闹、说话的人永远比听众多恐怕是自己的全部理解。而梁文道则表示时代本身是一个抽象概念,是人们对身处的世界的一种时间上的感觉,因此所谓时代的主旨其实是一个相互循环的问题,当提出时代时其实已经对这样一个时间段做出了定义,所以自己无法回答什么是这个时代的主题。 

每个人生活的时代都是最好的也是最坏的 

虽然闻人悦阅将这个时代定义为“掘金纪”,但是她并没有认为掘金有什么不对,而是觉得“既然侧耳倾听,到处都是金钱的声响,那么就快快加入到这掘金的行列中来吧。只是如果到手的只是金钱,最终走入孤独,也是难免遗憾的。在对谈过程中,闻人悦阅认为,我们的主题是“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光”,你不能说这个时代是最好还是最坏的,但是大家心中一开始都是怀着比较美好的愿望,或者即便知道看到坏不好,也觉得要有亲身话语权,不管怎么样也要试一下。每个时代都是这样,每个时代的人都会觉得我这个时代是最好又是最坏的,因为有美好的愿望,但是愿望常常在现实生活中被碰撞,然后就会觉得失望或者孤独、茫然。 

签售活动火爆,全部书籍一抢而光 

在活动结束时,闻人悦阅为新书进行签售,结果所有新书被抢购一空,甚至还出现几个人抢夺一本书的现象,出版方北京时代华语图书公司的编辑涓涓直呼后悔只带了一百本书,而另一个同事的作者赠书则遭到一个热心读者的“强买”!想读这本备受梁文道、麦家、欧阳应霁、许悔之一致推崇的新书《掘金纪》的读者看来只能去书店购买了。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