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活着 周国平 三重门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他用笔“建造”了一座纪念碑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9日  来源:  

根据高建群小说《最后一个匈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盘龙卧虎高山顶》近日在央视八套播出;与此同时,《高建群大西北三部曲》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高建群大西北三部曲,包括《最后一个匈奴》(上卷、下卷)、《六六镇》、《古道天机》三部,共四册。各部小说的背景和主要人物,既有紧密关联,又各有侧重。作品白描陕北高原社会文化生活史诗画卷,涵盖历史源流、社会风情、生存状态、民间传奇、爱恨情仇等各层面。

变成铅字有其命运

小说《最后一个匈奴》,以传说中最后一个匈奴士兵遗情陕北 “吴儿堡”,留下一支匈奴血脉为引子,讲述了陕北高原上两代人浓墨重彩的人生传奇。在三十集电视连续剧《盘龙卧虎高山顶》的开机仪式上,央视制片人李功达说,如果不把《最后一个匈奴》变成电视连续剧,是中国电视剧人的羞愧……

“他们做到了,完完全全地做到了。”高建群看了样片前五集,流了四次泪。他给李功达打电话说,“中国共产党诞生快九十周年了,但是一直没能为自己树一座纪念碑,现在你们这些人,一不小心把这件事完成了。 ”

高建群认为,一部小说,一旦变成铅字,便有了它自己的命运。作为原作者,唯一适合做的事情就是三缄其口,作壁上观。他只是以一个局外人、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向剧组献上自己的敬意。

小说面世一波三折

说起来,《最后一个匈奴》面世也是一波三折。高建群回忆,小说启动在1979年4月19日。当时,在陕西作协举行的“新作者会”上,他和一位叫藏若华的北京女知青商量,合作写一本关于陕北高原的长篇史诗。不久藏若华去了香港定居,这部书只能由高建群独立完成。高便开始了自己梦魇般的写作历程,像一个陀螺一样自转。到1991年,小说完成了一大半。

好事多磨。 1991年7月,中国作协通知高建群到西安领奖。行前,一位青年评论家朋友到他家,提出要把稿子带走去看。谁想,待他回来,这位青年评论家说稿子丢了。 “我找了许久,跑遍了这座城市每一个公用厕所,并且和能联系到的小偷、包括小偷组织的头儿商谈,但是还是没有找到,小说手稿从人间蒸发了。后来我对自己说,这是命运,我不应该被打倒,我要从头再来! ”

作为写作者的羞愧

高建群一直忘不了一件事:大约12年前在西安与西班牙作协主席等人士对话。座谈会上,他拿出《古道天机》作为礼品送给他们,并请他们谈一谈中国文学。在座的七位西班牙作家交头接耳一番后,说:他们对中国文学的全部了解,只有五个字,就是“床前明月光”。

这句话让所有在场的中国作家都觉得脸上无光。“我们的文化几乎没有对欧美价值体系产生什么影响,我们没有一本小说能广泛地进入欧美家庭普通读者的书架,成为他们的必读物。面对这种尴尬情景,中国文学应当羞愧,作为写作者的我们更应当羞愧。 ”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